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

第九,十堂素描課

有那麼點味道



以下皆是水果模型,香蕉是木頭的,第一次看到畫,覺得這香蕉長的好奇怪,到教室看才明瞭...一點都不奇怪




2012年8月12日 星期日

8月交換ATC~男人




可能是因為小時候住的地方有許多外省老伯伯(與父親同鄉)


這些老伯伯很疼愛女孩的, 都把我當自己女兒疼


所以每當在挑選印章時對這些歷盡風霜的老人感覺總特別親切


但因都是西方臉孔所以只挑幾個感覺比較不怪的買


這印章的主題原是music man,因背景與配件的關係倒像是老船長了


老船長說: Do what you feel in your heart to be right.(紙張不平,字蓋不清楚)


 






第七,八堂素描課



2012年8月6日 星期一

想念父親

好久沒有好好的想念父親了,兒子有多大父親就離開我有幾年了


記得孩子剛出生的那年,我執意要回桃園娘家做月子,就是心裡隱約感覺到父親的時日不長了


幸好當初的堅持,能夠再日夜陪伴父親1個多月,也讓他見見摸摸小外孫,不致讓我遺憾


 


這是父親從大陸到金門時所拍的軍旅相片,右下角那張已到台灣落腳桃園



 


結婚的照片, 從竹籬笆的家到有鐵門的家...前面的小女孩是我無血源的姐姐(母親收養的..母親是再婚)


父親的遺物中有本跟隨他多年的剪貼簿,裏面不外乎是影星中國小姐之類的圖片


也有蔣介石的剪報及父親平時生活雜記


這是另一本跟隨父親的資料夾,除了一些軍中同事的相片,還有幾封情書


他除了保留女友的原稿書信,還在筆記本裏一遍遍抄錄(以解相思之苦嗎?)


開放探親後,父親曾試著找她,可惜早已毫無音訊


筆記本裏另抄錄了紅樓夢裡的詩~詠菊...畫菊...夢菊....


剛升上國一父親就送我一隻麥克鋼筆,筆身還刻上我的名字,結果用沒兩天就搞丟了


爸爸馬上再補上一隻,我總覺得不好寫,出水量太多, 就一直擱著到現在也不能用了(不知還能不能換筆頭?)


初領第一份打工薪水,父親帶我去刻了印章佩上他從大陸帶來的牛角印章盒子


滿20歲他送我的一個金戒子


他歷年買的愛國獎券



這些東西都是在老家搬遷中被我搶救下來的


甚至我自己國小到大學的畢業紀念冊都來不及搬


父親的東西就這些了,實在比我的那些紀念冊還要來的珍貴~


這些東西能留多久? 誰知道呢?


就在這裏記錄一下,萬一以後東西都沒有了,還有這些圖片可懷念





2012年8月5日 星期日

第四,五,六堂素描課

第四堂


第五堂  上樓去接小孩時,剛好看見老師正指導著一位學生,學生解釋著為何畫不好       只見老師露出嚴厲的眼神, 大家頓時噤若寒蟬....害我也趕快草草拍了2張照片 就下樓去等了






 


第六堂    9:30到了還沒學生下樓, 跑上去看,大家仍畫得渾然忘我,沒有要下課的意思


是我按電鈴的聲音吵了他們吧





收攤了